社会

江西省武夷山综合垦殖场的苍蝇狠如虎

时间:2015/4/10 23:07:13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12  评论:0
内容摘要:借撤场建镇盘剥职工利益剥夺职工权利    近年来,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武夷山综合垦殖场职工就身份被篡改、利益被剥夺等事宜,不断地进行上访和找到县主要领导要求解决此事,结果是不管不问相互推诿。不作为让百姓失去对政府的信任,也使百姓对政府官员站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甚...

借撤场建镇盘剥职工利益剥夺职工权利

    近年来,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武夷山综合垦殖场职工就身份被篡改、利益被剥夺等事宜,不断地进行上访和找到县主要领导要求解决此事,结果是不管不问相互推诿。不作为让百姓失去对政府的信任,也使百姓对政府官员站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甚至乱作为更改国有综合垦殖场原来的本来面貌,将原有国有农业工人的身份改成农民,这种造假行为已经构成伪造公文罪,百姓纷纷要求还原垦殖?”纠疵婺?。在诉求无果的情况之下,甚至在2015年3月19日,垦殖场200余名老年职工前去县政府去静坐,一直要求还他们这些年迈职工一个生存权。百姓们还表示不排除集体前去北京天门广场去静坐,借此向中央领导讨说法,共和国的明朗天空下是不藏污纳垢的,我们百姓坚信我们的生存权会得到党中央、国务院?;?,也会为我们做主的。

祸起萧墙《武夷山综合垦殖场撤场建镇方案》的报告

    1997年11月26日,中共铅山县委、铅山县人民政府出台了《武夷山肯综合垦殖场撤场建镇方案》的报告。也就在此时也不知上级机关和领导是否批复,武夷山综合垦殖场红红火火开始了造镇活动,将原本综合垦殖场改建成武夷山镇,但是还保留武夷山垦殖场这块牌匾和编制,只是多了一块武夷山镇的牌子,人员还是原套人马,没有任何改变。这样的造镇活动看似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在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令人大跌眼镜,辛苦劳作一生年迈老了却没人管晚年的生活。这些年老的职工为了生存权自发的组织起来,找政府和场部讨要生活。这些老职工回忆撤场建镇当时的情景,和后来看到的撤场建镇方案,纷纷表示:这是一个偷换概念,凭借这个报告把我们从职工变成农民的一个借口,垦殖场的相关领导伪造了一系列文件把我们原住居民说成是农民撒了个弥天大谎,我们这些祖辈生存在这片土地的百姓,后来成为垦殖场职工的居民,从此失去了原有的职工身份和待遇,我们的利益和生活保障被剥夺了,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们的利益和生活保障是否被他们侵吞了?

    回顾《武夷山综合垦殖场撤场建镇》方案,我们尚可见端倪,方案中写道:武夷山场国土总面积457平方公里,人口2.3万,其中农业人口1.7万;然而我从1964年7月2日,中共国营武夷山垦殖场委员会关于当地转场农户几个基本情况的汇报中看到:全场共划分为10个分场、一个劳动大学分校,一个电厂、医院、车队、科研所、良种繁育场 、服务部等直属单位。下设107个农业生产队,14个林业生产队,12个工厂,共计4266户,其中农业户口2319户,非农业户1947户,在总户数中当地转场农户2319户,外来干部工人1947户,总人口14988人,其中农业人口9631人,非农业人口5351人,在总人口中当地转场人口9631人。

    现有职工总数5481人(不包括县直单位),其中当地转场职工2945人。在职工总数中:农业工人3423人,农村工人175人,畜牧工人93人,木竹生产工人269人,工副业工人795人,运输工人88人,文教卫生人员99人,服务人员247人,管理人员292人。

    现有大小耕牛913头,其中集体转全民的795头。

    现有大中型农机具3850件,其中集体转全民的3545件(小农具在外)主要大型农机具计有拖拉机1.66标准台,载重汽车三辆,碾米机4套,公路55公里,山区林道23公里,电话线路55公里。

    从这个汇报中不难看出到64年7月武夷山垦殖场已经彻底消灭了农业户口,全部转场成功成为全民所有制农业工人,甚至连带耕?:团┗叨技尤氲搅斯信┏?,从此我们这些祖辈是农民的人打上了国有垦殖场农业工人的烙印。到了1997年11月26日出台的撤场建镇的报告中出现了农业人口1.7万,这个数字从何而来呢?我们这些职工对此是一无所知。然而撤场建镇方案只提职工安置问题,闭口不谈农业人口如何安置,这么多年就算有农业户口,这些农民是靠什么生活的,难道无田地可种植也能生活的,简直是个迷。

几经周折维权换来的是前途渺茫

    为了生存权,这些老年的职工奋起力争,选一些代表和政府交涉和上访维权,再省林业部门得到了《江西省出台国有林场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办法的文件》,得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引发的《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

    2013年7月26日,武夷山垦殖场职工陈志局、谭定华、王金水、余木仔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了诉求:1、要求认定为农垦职工身份,并按政策享受农垦职工的社??、医保待遇;2如不能认定为农垦职工身份,要求将原划归国有的的山场转为集体性质,把林权证发还给村民所有。

    上饶市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委员会在《饶府信核复字【2013】5号》答复意见书中写道:1、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复意见:根据相关文件规定,信访人陈志局等不能提供就?“仓蒙笈中?、招工手续或1984年、1985年工资改革审批的原始工资花名册等有关资料,不能认定为农垦企业职工身份:2、林业局答复意见为:根据《江西省山林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和《关于深化林业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有关规定,武夷山林场、黄岗山林场的擅长权属系国有性质,将国有性质的擅长转变为集体所有性质无法律依据,因此无法支持陈志局等人的信访诉求。铅山县人民政府复查意见:1、关于身份答复是根据原江西省劳动局《关于国营农业单位职工子女就?“仓投侍獾耐ㄖ泛陀泄匚募娑?,正式职工必须经过劳动行政部门或其主管部门审批并办理招工手续、就?“仓檬中?,信访代表等人未经劳动行政部门或其主管部门审批并办理招工手续或就场手续,不能认定为农垦企业的正式职工。2、根据调查情况看,1957年12月,在当时社会环境和政治条件下,元上饶地委、上饶行署经反复调研和做工作,经请示江西省委、原省人委,成立了上饶专区武夷山农、林、牧、农综合垦殖场。从此陆续经村民赠送和划拨等方式将武夷山所有山场划归国有;综上,武夷山林场、黄岗山林场的山林权属系国有性质,将国有山场转变为集体性质的诉求不予支持。

    然而,这些答复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据1964年7月2日武夷山垦殖场委员会《关于当地转场农户几个基本情况的汇报》中记载:一、目前全场的基本情况  1、土地面积702107亩,其中集体转全民的622107亩,原属国有乡有的8万亩。2、现有耕地面积20571.16亩,全部是集体转过来的,其中全民经营的958.656亩,支工资用地984.6亩。3、现有山林面积389832亩,其中集体转全民的309832亩,原属国有乡有8万亩。4、现有木材、毛竹积蓄量,其中:①木材804881立方米,其中集体转全民的654881立方米,原属国有乡有的150000立方米,在目前条件下全部是无法看法的边远林。  ②毛竹6768000根,全部是集体转过来的。5、上面介绍过的垦殖场的基本情况,十个分场,职工人口等详情。二、转场是生产资料的处理。当地农户转场是分两次进行的,第一次是58年冬计有现在的石??、拢下、西坑、篁村四个分厂,村集体的一切都划归国有。第二次是61年冬计有现在的车盘、乌石、下渠、岑源、王村、沙坂六个分场,这一次做的比较细致,所有生产资料如山林耕牛农具等进行了登记,并根据原来高级社的入社价款和现有情况合理作价,并定分期付款协议,对原来集体所有的公共积累则另立专账由分场代管。

    1961年根据中央指示,对第一批四个分厂转场带进来的生产资料,根据原来高级社是的价款和转场是的大体情况进行了清理。

    全?。ò酱巫。┯杉遄吹纳柿系淖骷?35149元,其中山林做价款358601.65元,耕牛价款95601.7元,农机具价款80946.6元。以上价款当时根据中共江西省委1959年9月24日(59)395号“关于整顿国营综合垦殖场若干问题的规定”精神,与当地转场农户订立协议:山林根据砍伐情况每年从山价中逐年偿还以至还清为止,协议虽然已订,但此款至今尚未偿还。

    从转场农户几个基本情况的汇报中不难看出,武夷山综合垦殖场十个分场在64年已经全部由集体转场成为国有农场的农业工人,而且是带生产资料转场的,这里面没有任何向铅山县政府和相关单位所说的:陆续经村民赠送和划拨等方式将武夷山所有山场划归国有;再就是上访人员均为武夷山镇各村农业户口村民,这更是不靠谱的说法,64年所有村集体整体转场成为国营农场的农业工人,何来的农业户口让人费解?97年撤场建镇在报告中首次提到人口2.3万,其中农业人口1.7万,不只是谁写的此报告,原来国营武夷山综合垦殖场64年已经没有了农村集体户口,此报告中的农业户口从何处而来?由于伪造了由农业人口的事实,从而将辛勤工作几十年的职工一脚踹出国营农场,剥夺了他们的的生存权。

    职工余木仔说:58年至62年,先后两批由集体农民转为全民职工有4192人,这是当时各生产队的青壮劳力的人数,可以查当时的国营武夷山综合垦殖场各分场年终职工各项收支 结算表。垦殖场场志上记载:1958年10月,根据山区建设的需要,将石垅、篁村、垅下、西坑等四个高级合作社713户2616人有劳动力1382人并入农场,73年至78年安置上??、上饶本场知青548人;78年至83年共安排自然增长劳动力831人,这样场共有职工6147人。61年垦殖场对场内全民所有制职工人口进行清理,动员1669人返乡;86年下放遣送500人回原籍,两次清退职工2169人;78年底垦殖场还有职工3978人,后来落实政策回来职工70人,此时全场有职工4048人;垦殖场83年底在册职工7609人;90年底在册职工7162人;94年在册职工7510人;96年底在册职工7890人;这些铅山县相关单位都承认。然而到2006年在册职工人数却成了1703人,离退休人员817人,共计2520人。比较96年人数少了5370人,这骤然减少的人哪里去了呢?是我们在97年撤场并镇时,强制性的被划归农民,我们从此失去了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份,成了没有田地山林的农民。县政府为了甩包袱把我们分离出来,给我们一个农民身份,但是不给土地和山林,这叫我们怎么生活。解除我们的劳动关系为什么不公告、不通知,让始终蒙在鼓里,一直认为我们是职工。

谋夺职工利益的罪魁祸首撤场建镇

    从57年12月开始建设武夷山垦殖场,到现在已是发展建设50多年的武夷山垦殖场。当年参加建设的年轻人已经到了花甲年纪,当年的苦干并没有给年逾花甲的老人带来晚年的幸福,相反的是满腹的愁怨和无尽的烦恼。1997年12月,中共上饶地委、行署决定将武夷山综合垦殖场划归铅山县管辖。2006年3月,中共铅山县委和人民政府实施了撤场建镇。记者翻阅了中共江西省上饶地委(通知)饶字【1997】105号文件,上面明确提到:(四)武夷山综合垦殖场农垦职工维护现状,保留档案、身份不变,由县劳动部门会武夷山综合垦殖场协商有关事宜。

    然而,让人不如意的是06年撤场建镇,农垦职工的身份被剥夺,伴随着即将退休或者已到退休年龄的老人福利待遇全都化归乌有。已经成年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农垦职工后代,前途断送成了流浪在非农非工的窘地,是工没有安置和工作,是农没有田地,住房是国有农场的而非农村集体的,农民是不该拥有国有土地住宅的。撤场建镇后铅山县将国有铅山县黄冈镇成建制的并入武夷山镇,如今武夷山有了三块牌子,“铅山县武夷山镇人民政府”、“国有铅山武夷山(黄岗山)林场”、“国营上饶市铅山县武夷山综合垦殖场”,三块牌子一套人马。从三块牌匾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撤场建镇纯属闹剧,上级机关根本没有批准建镇方案,否则不会用三块牌匾一套人马,这是在用障眼法,下蒙百姓、上蒙领导。用欺骗的手法,借撤场建镇浑水么鱼,牢牢把住垦殖场的权力,将一个国有垦殖场纳入一小撮人的掌控之中,使之成为国有的“私人财产”,从而,一个新型的“地主”出现了。

    撤场建镇损了垦殖场职工的利益,养肥了垦殖场的书记付文才、场长王顺华、垦殖场城建办兼档案室主任夏永平,他们不仅侵吞垦殖场的资产,而且压制职工的维权意识,阻挠上级和职工查阅垦殖场的真是档案。付文才等三人,狼狈为奸是国有垦殖场为己有,肆意妄为的侵吞国家下拨的各项扶持资金和我们职工的利益。

 “新地主”的诞生加速了职工福利和国有资产的流失

    武夷山垦殖场肖家源、薛家队、龙下队、半山余家、半山张家等村民反映:公益林补偿资金问题。

    近年来中共中央级人民政府对农业政策的倾斜,大力扶持林区投入了大量资金,石垅分厂的职工们都盼望回复黄岗山镇,撤销黄岗山林场。职工们认为这些林场领导侵占了他们的利益,说这些人不劳而获,对林场光砍不造,盘剥林场职工的利益。政府优惠百姓的各项款项都被他们这些蛀虫吞噬了几千万。 

    百姓们统计:(1)公益林款项每亩扣除12 元,全镇公益林86319.9亩*12元=10358388元*4年=41433552元。(2)毛竹两经返回,每个分场每年生产四十万根,每根0.6元计24万元,十个分场就是240万元十年全场就是2400万元落入新地主的腰包。(3)每年的国家下拨的救灾款或扶贫资金、退更换林补贴等百姓每人拿到一分钱。

    百姓通过上访和到上级部门查证,得到证实:武夷山综合垦殖场国有林场成立于1958年,江西省政府和上饶地区人民政府有关批文证实了还是原来的名称,并未撤场建镇。在58年十个分场的老百姓的田地、山场、牲畜、农具等全部纳入了国有武夷山综合垦殖场。所有的百姓都成了国有垦殖场的职工。十个分场现有六千多名六十岁以上老职工,被撤场建镇的闹剧使得生活无保障。知情的百姓得知场镇领导向省人民政府申报五千多名正式职工,政府每年下拨五千多人的工资到场财政,现有两千人领到工资1500—2000元,余三千多人的工资被现在的厂领导新地主们吃掉了。

    武夷山薛家村肖家源村民小组,现有公益林6000余亩。但百姓已经所得到的公益林补偿,2010年为2.13元每亩。按照国家对公益林经济补偿标准,被场部克扣去了近十元钱,这近十元钱也都直接落入他们这些新地主的腰包。关于毛竹两经返回,在这十年里百姓没得过一分钱,每年生产毛竹大约八万根,没跟的返回资金在0.6元左右,这些钱又去了哪里呢?

    08年雪灾,薛家村遭雪灾近千亩竹林被毁,百姓只得到场部下发的损失补助每亩竹林1.34斤尿素、现金0.8元,究竟上级补助多少百姓不得而知。青山公益林遭雪灾损失近半,没又得到补贴。青山公益林有近16千余亩,受灾面积达50%,百姓没有到任何补偿。

    龙下队有公益林有1700余亩,四年合计补贴应为8160万元。毛竹山场1400余亩,十年应收入252000元。青山公益林7200余亩,08年雪灾损失百姓不知国家救济被谁领走,这些收入百姓还是没能拿到一分钱。

    半山余家队有公益林600亩,四年合计补贴应为28800元。毛竹山场500亩,十年应收入90000元。600亩公益林雪灾补贴,这些款项不知去向哪里?

    半山张家队有公益林800余亩,四年补贴就是38400元。毛竹山场1400亩,十年的收入计252000元。3800亩公益林在08年雪灾中损失50%,国家下拨的救灾款连同历年的收入不知去向哪里?

    以上仅是整个垦殖场的极小部分情况,也算武夷山这个大冰山的一角。由于老年职工代表谢秀喜为生活所迫,前去现在的武夷山镇找到镇长讨要说法。镇长兼场长王顺华却说:上边下边的款项时给国有林场的,所有款项都打入我的账号,不是给你们的,你们是农民无权取得国有林场的补偿。

垦殖场职工含泪诉说 

    薛家村原队长老职工谢秀喜含泪诉说出心中烦恼:我找到王顺华跟他讲这些老百姓的处境,他竟然说钱是打到他账号的不是你的,这款项不是你的。我说国家没有这个政策,我跟你打到中央我也要给你打。 总有一天我告的倒你去,你去种田。你告不倒我去担当 ,所以他说你尽力而为有能力所用。所以我一直和他搞倒地的,所以他这个贪污犯呢,在我们武夷山他这个大贪污犯,所有的款项这里上面都有的,四笔款项几个亿呀,总起来加起来7个多亿,7到10个亿。这个里面的款项,所以要麻烦你回去把我这个报告重新整理一下。?他承认所有的钱都进了他的账户。哎哎都进入了他的账户的,都进了黄岗山的林场,他承认了我们老百姓没有山,他把我们的山场都划进去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给他们打工的了,我们得不到一点证据、像林权证、土地证什么证都得不到,我们想办一个小企业,想拿着林权证拿来作抵押贷款,所以一窍不通。但是他本人参加县常委,他有靠山就是我写的那姓江的江文革。所以他就靠他,所以他们一条裤穿。我们来百姓一手空空老百姓,不是孩子在外面打工,我们这些老百姓都要饭去,儿子媳妇在外边打工寄来一点钱养活我们。这两款牌子压死了我们,你要是搞清楚干脆挂集体牌子,他是不会挂集体牌子的,我了解,他要是挂上集体的牌子,他的损失他就赔不完了,我们的耕牛农具啊,我们所有的老百姓的欠款,欠的不得了,欠老百姓的对吧。我们十年的工资,流血流汗的线上的工资他都吃光用光分光,对吧。这笔款项呢就得十个亿。我们有十个分场每个分厂每一年都搭上了5万条毛竹,这个呢县上林业部门返回我们每根竹子的工资是0.6元。所以我们给他总起来呢十个分场一百个生产队一年他就要贪污我们五万元。这一共2005年到2013年这是十三年的款项,我到了县林业局,局长和我讲,老谢你不要来问这些事,你们应该得的我们全部都给了你们农场。我们找的场长很多次,他说着这些款项不是你们的,款想到了我的账户上就是我的款项。我说无有这样道理,你就是光赢不输。你光要我们的财产,丢了我们老百姓我们没有土地没有来源,怎么有钱花我们怎么办?他说这个我不管,他说上级有政策。我说这个政策就是潜山县和武夷山镇自在欺骗(百姓)。我们知道(国家)林业政策,他是专款专用的,上边下拨二十元一亩,上面得二元钱余下的全部到要到百姓手中,如我们是住在山里的,我们是靠山吃山,现在这山禁掉了不让砍了,这钱是不给我们的。他和我们说这是林场的(钱) ,那我们就和他按林场算,这些老人原来都是林场的职工,他们的工资要发给他们,他们的退休金要发给他们。当他们要拿退休金的时候,这回他们又说你们是村里的(农民),还有林权证也不发给我们。所以他们把我们这事情推来推起,我到了潜山县司法局,司法局把我们推到劳动处。到了劳动处他又推到司法处,他们就是推来推去。现在我所反映的问题就在这两条毒蛇上,不把他们除掉我们老百姓就没有饭吃。希望上级领导尽快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老百姓都受不了了。 

腐败是损害群众利益的根源

    实际上,我们所说的群众利益,很多时候就是一种公共利益。公权力本应该是公共利益的代言人,但权力作为一种无形的东西,其行使权往往在有着独立人格、一己诉求的个人。于是,当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边界不清时,公共利益反而会成为个人利益的大旗,无数打着“发展”“改革”招牌,实际上或为积累政绩、或为牟取私利的行为,武夷山综合垦殖场不正是如此吗?“撤场建镇”各分厂的群众利益没有得到保障,总厂领导从中捞得钵满罄流,以致成为“新型地主”。从“利益侵害”的层面上看,对群众利益这种“公共利益”的侵害,就是最大的腐败。

    在中央政法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四个“决不允许”的要旨,充分说明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习近平主席讲话的根本目标是:保障人民安居乐业!武夷山综合垦殖场事件的进展将进一步向大众转达。

 

                撰稿人:柳钢                                    

 2015年04月09日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搜图资讯网-新闻资讯综合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