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江深山当个现代猎人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2017-01-22 09:12 搜图网-最新科技时讯 阅读 93

猎人,一支猎枪,一条猎狗,迎着夕阳,背着猎物,沧桑的身影越拉越长,这是存留在 我们想象中的职业形象。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猎人越来越少,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与旧时猎人作为谋生手段不同,现代猎人更多的只是为了保护庄稼,驱赶和控制像野猪、野兔等糟蹋农作物的“越界”动物。

日前,记者跟随衢江区大洲镇的猎人们走进深山,一睹现代猎人的神秘与风采。

在浙江深山当个现代猎人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不速之客”常来祸害庄稼

上月22日下午,猎人涂剑飞、邱绍南、徐钦祥背着枪来到衢江区大洲镇狮子山村虎型自然村。他们是该镇的狩猎队队员。前一天晚上,有村民打电话给他们,说村子连续几天被野猪造访了。

“一年到头来吃玉米、萝卜、番薯、水稻,这阵子又来吃冬笋。我家后山上的冬笋,不管冒没冒头,一夜之间都被野猪给吃了,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种了。你们往那边去看看。”看到猎人来了,村民老严来为他们指方向。

猎人们飞步上山,开始在竹林里寻找野猪的踪迹。

“看,这个就是野猪吃过的冬笋。”山路上有一凹陷处,38岁的涂剑飞指着此处的冬笋壳说,“猕猴、山鼠、野兔,都吃冬笋,但它们都不能闻出哪里有未冒头的冬笋,也不能从地下拱出冬笋。野猪比它们厉害多了。”

野猪是群居动物,它们的窝,几乎在密林中。起初,仍有山间小路可走,越往山上走,树林杂草越茂密。猎人们攀着树干,绕过散下的树枝和藤蔓,在林间如履平地。记者手脚并用才勉强跟上他们的脚步。

“这只野猪大概有170公斤重。”猎人们判断。很快,他们找出多处野猪踪迹,用土话分配任务:邱绍南带着4只猎狗到林子中央赶出野猪,徐钦祥和涂剑飞分头埋伏在野猪下山可能经过的地方。

在浙江深山当个现代猎人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深山里的伏击

记者跟随涂剑飞寻找埋伏的最佳位置。

林子里经常没路,跟着涂剑飞穿过灌木草丛记者的衣服很快汗湿了,鞋子、裤脚也沾满了泥巴。

“我们平时还要在更深的山里打猎,那样(野猪)好找。而且经常晚上出来到凌晨四五点才回。今天算很轻松了。”涂剑飞说。

山间风吹竹动,泉水淙淙。涂剑飞在快步行走的同时,专注地从中分辨出远处的狗吠声——猎狗叫了,意味着野猪正在被追赶,也意味着他应该准备射击了。

走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林间微微有些嘈杂声。涂剑飞绕到一片半人高的草丛下,举手示意记者也蹲下。他神情紧张,半跪着迅速打开枪的保险杠,食指按在扳机上,枪指向山间,瞄准。

过了一会儿,林子里又安静下来。邱绍南打来电话,说猎狗赶出两三只野猪,但都不知往哪儿跑走了。

其他两位猎人都没看到野猪的踪影,邱绍南估计野猪已下山。

“野猪听力好,能老远听到人的声音,跑得比猎狗还快。白天它们非常谨慎。刚才我们没找对埋伏的地方。”涂剑飞说,“没打到是正常的,本来就是打到的少,跑脱的多。出来一趟,能够开上一枪就算‘过瘾’了。如果打得好,一枪就可以致命,但如果一次没打死,野猪会变得非常有攻击性,可能会严重伤害猎人或者周边村民。”

后来,猎人们在一条山路上找到了野猪逃跑的脚印,但一直搜寻到晚上近6点,也没能再找到野猪。他们决定暂时停猎。

在浙江深山当个现代猎人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严守“红线”  不忘安全

涂剑飞出身于猎人世家,是他家的第四代猎人。

涂剑飞介绍,以往打猎,使用的大多是土枪。现在,土枪全部被收缴淘汰,更新为制式猎枪,猎枪由公安机关、林业部门统一配置,严格管理。

涂剑飞说,和以前相比,现在与打猎有关的各类法规、政策都更严格、规范了。这些规定包括:子弹由公安部门统一购置,每年每人配额100发;只允许在狩猎期内领枪和持枪,狩猎期内,每周最多可由猎人自己保管5天(其余时间要交到派出所统一存放保管);领枪期间临时在家存放,也要求放在统一配置的制式保险柜里等。

据了解,每年禁猎期以外(我市2016年禁猎期为4月10日-10月10日),猎人们才获准前去猎捕。

而猎人们可以狩猎的动物和区域,也受到了严格的规定。每位猎人,只能在自己所在乡镇狩猎,枪支严禁带出自己的狩猎区之外(一般以乡镇为单位)。野猪、野兔等省级一般保护动物限额捕猎;猕猴、野山羊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严禁猎杀。

Copyright © 中国都市新闻网家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1402607号-1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